那个乔布斯的敌人,正在试图改变世界

那个乔布斯的敌人,正在试图改变世界

昨天晚上,新一代iPhone SE发售,照例半夜刷爆朋友圈。不过除了价格,配置上照例没什么惊喜,四舍五入等于iPhone 11换了iPhone 8的壳,当年诺基亚「科技以换壳为本」的精神,正在华丽重生,延续香火。iPhone诞生已经13个年头,iPhone越来越强大,但许多科技老鸟还是怀念从前,怀念有乔帮主站台的日子。

我还特别怀念一个人,一段江湖往事。

13年前,当乔帮主拿着一个新玩具,宣布即将改变世界时,另一个世界却被他封存起来。

那时的iPhone不像现在方便,不能转网,甚至,还不能自由安装第三方App。

你必须在苹果建立的Sandbox(沙盒,即封闭性的操作系统)里,一切服从它的规则,安心做它的囚徒。

当乔布斯以为这个系统固若金汤,牢不可破,却迅速被一个17岁的高中生攻入。

他在自家车库用最简陋的道具,没费多少功夫就把锁网的iPhone变成了全网通。

这是世界上第一台被「越狱」(Jailbreak)的iPhone,非常有历史意义,在ebay上一度炒卖到1亿美元的惊人价格。

要知道,iPhone第一台工程机也才拍卖出了30万美元的价格。

这使苹果大为恼火,一度要用「数字千年版权法案」阻止越狱行为,但最终败走。

一战成名,这个ID名为Geohot的17少年,成了世界各地科技板块的头条。

破解iPhone,已经够牛了吧?然而他还没玩够。

2009年,20岁的他,又轻轻松松把当年无人能破的PS3给破了。

他是公认的最强黑客,大学还没毕业,Facebook、Google就抢着要他。

13年过去了,低调的他,也许也只有那些玩机老鸟们才记得这个名字。Geohot现在的他早对苹果没了兴趣,虽说他曾是乔布斯的「敌人」,但他有个和乔布斯一样的志愿。那就是,改变世界。当美国被新冠重虐,两个疯狂的想法正被他付诸实践——用编程「破解」新冠病毒;让人类从「地球Online」中「越狱」。普通程序员要是说了这种话,你一定以为他是被格子衬衫晃晕了脑子。但当Geohot说他准备这么做时,你或许只能猜猜他这次要花多长时间。关于这位天才的一切,都要从13年前那个载入黑客史册的夏天说起。这个神奇小子的人生,将来如果拍成电影,将何等精彩。人类的生活,在2007年1月9日之后,被永远改变。当乔布斯穿着他标志性黑色长袖高领套头衫、蓝色牛仔裤晃晃荡荡登上旧金山莫斯康展览中心的舞台,也没多少人意识到,一场翻天覆地的革命即将发生。带着苹果手机来到了人间的乔布斯,也没想到这个历史性的时刻,将成为一个少年黑客传奇的注脚。跟所有时髦极客一样,来自新泽西州的中学生乔治·霍茨(George Hotz)第一时间弄到了一部iPhone。但是苹果跟AT&T签了捆绑合同,锁了网,iPhone只能用AT&T的SIM卡。而他手头只有一张T-Mobile的卡。比起换张电话卡,他更想要让苹果叫爸爸。全世界想当苹果爹的黑客不计其数。但6个月过去了,他们做出了能换壁纸和铃声的世界第一个越狱软件(Ziphone),可是对于全网通这个难题,仍是一筹莫展。在与其他黑客在线研究数周之后,霍茨意识到,如果他能在手机里加一个芯片,搞定苹果就像「说服一个婴儿」一样轻松。霍茨为破解iPhone所准备的道具当时还没有一位业界大佬想到,这位网名叫Geohot的17岁少年,会先他们一步完成这一壮举。在闭关500小时后,蓬头垢面的霍茨站在他父母的厨房里,从裤袋中掏出了一部iPhone,向全世界宣布:「这是世界上第一部解锁的iPhone。」Geohot上传的破解视频在YouTube上迅速获得了200万播放量,歪小子干掉苹果的消息震惊了全球。在接受CNBC采访时,这位原本表现腼腆的极客少年突然口出狂言,点名要跟乔布斯solo:「我很乐意立即与史蒂夫·乔布斯当面聊聊。」乔布斯当然没放他在眼里,谁到看得出,这是个毛头小子。直到他在记者招待会上,不得不回答记者提出的问题。乔布斯尴尬一笑,说:「这就像猫捉老鼠的游戏。」之后两年的猫鼠游戏中,Geohot又倒腾出了在越狱界极负盛名的「紫雨(purplera1n)」、「黑雨(Blackra1n)」等迭代软件,让越狱更加简单,也开放了苹果系统(那时还不叫iOS)的更高权限。不过Geohot已被苹果和司法部门盯上,他不得不暂时收手,甚至宣布永不会更新越狱。彼时江湖上各路越狱大神层出不穷,大家也都快要忘记Geohot,2009年底,Geohot突然发布了索尼大法PS3的越狱软件。要直到,牢不可破的PS3已经让所有黑客头痛了3年。Geohot没在怕的,没动手就放了狠话:「PS3上市3年多了还没被破解,现在,是时候改变了。」仿佛之前所有黑客所做的努力都是0,从他开始,PS3才有了被破解的可能。Geohot在博客上发的破解现场图又是一次闭关,短短5周后Geohot已经像破解完苹果那样,带着破解好的PS3回来了。索尼大法也不是吹的,几天就搞出了应对补丁,没想到又被霍茨迅速破解,还被他弄到了PS3的密钥,破解教程也顺手放上了网。年仅20岁的Geohot,单枪匹马,明牌斗掉了苹果和索尼两大地主。正经人白日梦都不敢这么做,这个神奇小子,用了3年就做到了。一系列问题被无数人问起:他是怎么做到的?图啥?不怕摊上事儿?这么牛逼的人现在又在做什么?《纽约客》当年有篇采访稿将Geohot称为「无视红绿的人」,以此概括他当年的疯狂和不可阻挡。在这次采访中,他说了一句后来在黑客圈被广泛引用的名言:「我以道德为生,而非法律。法律都是白痴创造出来的。」I live by morals, I don’t live by laws. Laws are something made by assholes.Ron Kurniawan当年为《纽约客》画的插图在他之前,没几个黑客敢这么高调,而玩世不恭的张狂态度,也给他带来过不小的麻烦。2007年苹果的宽容让Geohot免于官司缠身,当Geohot愈发肆无忌惮时,索尼没打算轻饶他。2011年1月11日, Geohot正在电脑上玩《帝国时代2》,突然收到了索尼的律师函。法院最终宣判索尼胜诉,Geohot因违反「反电脑欺诈与滥用法」,不得再破解索尼的产品。此时,索尼并不知道自己惹错了人。2天后,Geohot将一段DISS BACK说唱视频传到了网上,大骂索尼。品品谷歌翻译的歌词视频一出迅速引起关注,全球最大的黑客组织Anonymous站到了Geohot一边,准备让索尼付出代价。一场黑客大战被引燃,黑客们不仅入侵了索尼官网,给索尼造成巨大损失,还对其他网站进行了无差别攻击。任天堂、世嘉等游戏网站,Lady Gaga等名人社交媒体,北约、CIA等组织系统,全部遭到了扫荡。最后,索尼的CEO姨夫不得不向恶势力低头,当众谢罪并撤销对Geohot的所有指控。Geohot无罪吗?当然不是,但黑客的力量让他成为了真正的「法内狂徒」。他点燃了这场大战的导火线,却在整个过程中完全袖手旁观,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会搞得世界大乱。对于这个结局,他说:「如果成为技术自由主义者会导致线上无政府状态,那就这样吧。」没有一丝悔意,但这此「大闹天宫」以后,Geohot至少懂了一件事:做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能省去不少麻烦。他就此远离了灰色地带。2011年底,Geohot被Google招安,加入了正规军。看起来他似乎更有可能往泯然众人的方向发展,但伤仲永的故事,发生在这个拥有野蛮世界观的神奇小子身上,你信?如果说本世纪最著名的黑客是马克·扎克伯格,Geohot就是最原始的那一个。他破解苹果和PS3,目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用爱发电、造福人类,更不是为了赚钱。「我喜欢挑战难题,我不爱钱,我爱的是权力,不是那种掌控别人的权力,而是超越自然,掌控科技未来命运的力量,我只想知道它是怎么运作的。」——在造出了一台足以叫板特斯拉的无人驾驶汽车之后,Geohot如此说道。虽然他今年只有31岁,但他夸张的前半生已经足以说明,他作为一名黑客有多纯粹和原始。5岁时,他已经完成了第一次编程。初中上电脑课,他黑了整个机房,让所有电脑同时播放起了《第九交响曲》。14岁,他造出了一台用红外传感器绘制房间的机器,闯进了英特尔国际科学与工程博览会的决赛。18岁,他又参加了这个比赛,并造出了一台3D显示器,这回他拿下了冠军。19岁,他在破解PS3时,甚至都没有玩过里面的游戏,但谁都已经知道,对于他来说,破解、挑战才是真正的游戏。他就像是为黑客而生的原始人,在黑客丛林中野蛮生长,永远都在挑战更高的大树和高峰,试图看到更远的地方。纯粹的挑战欲,也让他无法在同一个地方获得足够的新鲜感,大学首先让他感到失望:「周围的高学历人才,全都在想着毕业之后怎么进大公司。」辍学后,他直接收到了几家大厂抛来的橄榄枝——Google、SpaceX、Facebook,他都只待了几个月就走了。2015年,26岁的Geohot找到了下一个挑战项目——无人驾驶。所有人都开始问:特斯拉及其合作商Mobileye会成为下一个iPhone和PS3吗?不过,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倒是非常赏识Geohot,对他说:「你应该来特斯拉工作,我俩大干一场。」Geohot仍是不可一世,直接把天聊死:「我不是来这里打工的,等我开发的系统真正碾压Mobileye技术的时候,下一个就轮到你了。」此时的Geohot,已经不是在视频里嚷嚷着「我是自由的人格化」的疯小子了。他正儿八经地开了一家名为Comma One的公司,然后在自家的车库里改造起了一辆讴歌(Acura)。Comma One成员熟悉的闭关又开始了,30多天后,当Geohot从车库走出,那辆讴歌已经能够自己跑起来了。6 个普通摄像头和1 块仪表盘屏幕,1台车载电脑,2000行代码——Geohot不仅入侵了讴歌的系统,还让它在车载电脑的控制下实现了行车中的自我学习。理论上说,只要它能在人类的辅助下开够足够的行程,就能完全学会人类驾驶行为。Geohot在「教导」这台车时,也不让它用常规思路学习,而是用「老司机」的驾驶方式要求它,当积累够里程时,就相当于你请了个会超车能漂移的老司机在给你开车。更重要的是,他研发出的这套无人驾驶系统仅售999美元,远低于特斯拉的8000美元。然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就在人们为Geohot又一次挑战成功而欢呼时,美国国家公路和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来找麻烦了。NHTSA勒令Geohot在 10 天内证明这套系统的安全性,否则不许进行销售。再度遭打压,Geohot一气之下在网上公布了所有代码,还卸任CEO,让其他人接手后续的工作。不过在那之后,Geohot完全没有因创业失败而苦恼,因为他20多年来一直以挑战更高的权限为乐。当对自动驾驶的挑战结束之后,他又把目标定在了正常人想都想不到的地方。就像你搞不懂扎克·伯格AI机器人般的行为模式,当你用看待正常人的眼光,去揣摩这样一个抵达人类极限的天才时,你得到的也只会是一头问号。Geohot的下一个目标,比之前的任何一个都要不可理喻。当人们在为新一代苹果产品欢呼雀跃的时候,Geohot正准备把「上帝的苹果树」抢到手。传说上帝送了人类三个苹果去年6月,奥斯汀科技大会(SXSW)上,Geohot的一席演讲赢得了满堂喝彩:「我们的宇宙,可能是由一些比我们自己更先进的社会所建立的模拟世界。我打算建立一个组织让人们从人工智能模拟中『越狱』,释放真正的人性。」他接着说:「没有证据表明这是不正确的。」这种蔑视逻辑学的言论从Geohot口中说出,没有人会觉得奇怪。因为在他眼里,或许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是编码和数字,所有问题,都能用他破解苹果时用的那台小机器解决。而他几乎全胜的历史战绩,又让人不得不对这个荒谬的假说以及他天方夜谭般的承诺,产生不合理性的期望。但就在他为这次人类史上最大规模的「越狱」做准备时,一场人类的巨大灾难来了,在带着全人类越狱之前,他必须先帮人们解决眼前的疫情。在Geohot最新一轮的闭关中,他正尝试用逆向工程技术(reverse engineering)从头开始组建新冠病毒,帮助人们理解它,这回全程都进行了直播。你能在这一系列直播中看到的,是一个在长达6小时的工作过程中,没有一次走神的男人,他的眼神仍然如第一次破解苹果时那般,闪闪发光。偶尔也有崩溃的瞬间。从3月22日开始的这场直播,已经进行了半个月的时间,但在10天前,Geohot卡在了一个生物学家研究了50年仍未能解决的问题上——「我们能否折叠蛋白质?」这个领域的研究,被称为破译「第二遗传密码」,对于生物学和医学都有极其重要的意义。如果Geohot能用编程代码,而非生物学知识解决这个问题,不仅有助于对抗新冠肺炎疫情,还有可能让全部生物学家「失业」。但基于目前所有生物学研究所编出的代码,这个项目就是卡在这里了,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代码出了问题,还是生物学出了差错。目录文件的更新停在了十天前我们只知道,这个黑客界的疯狂原始人,不可能在这里停下来。从解锁苹果,到打算带着所有人「越狱」,他已经创造了这么多奇迹,谁能想象到这个年仅31岁的神奇小子,还将如何突破我们的认知?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第一SCI网 » 那个乔布斯的敌人,正在试图改变世界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