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SCI崇拜,中国期刊的美好明天即将到来

破除SCI崇拜,中国期刊的美好明天即将到来

编者按:教育部、科技部最近关于破除“SCI至上”的文件发出后,引发了广泛讨论。应《科学中国人》邀请,中国科技评估与成果管理研究会副会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原主任李志民,就这一重拳对中国科技评价体系的影响等一系列问题发声。
01
“SCI至上”异化了什么?
在“SCI”30多年前引入中国时,估计没人能够想到,作为一种有效的科技文献索引工具,SCI论文数量、被引次数、高被引论文、影响因子、ESI等相关指标能够摇身一变,成为中国学术评价、职称评定、绩效考核、人才评价、学科评估、资源配置、学校排名等方方面面的核心指标,使得科研工作出现了过度追求SCI论文及相关指标,甚至以发表SCI论文数量、高影响因子论文、高被引论文为根本目标的崇拜现象。需要指出的是,学术交流的形式是多样的,学术会议、研讨会、专题报告、网络展示互动等,纸本期刊发表论文只是其中的一种。把纸本论文作为评价一切科技活动的标尺,完全异化了科研的根本目的,业已成为我国迈向教育强国、科技强国的巨大障碍。图片来源:我是科学人从本质上说,SCI以及相关指标极端化所引发的乱象是将工业模式下的“计件绩效考核”和项目管理办法简单移植到复杂的科研活动之后的必然结果。这种消磨和摧残科研人员创新能力、科学精神的“论文枷锁”式考核方式,与帽子、职称、学历、项目、经费等物质利益挂钩之后,正常的科研活动沦为无关乎论文本身成果,只追求数字和所谓名刊的灌水游戏,它所带来的学术圈层急功近利的浮躁,诱发的各种学术不端,一直为社会各界特别是学界所诟病。无论是“四唯”还是“五唯”,唯论文都被排在首位,这恰恰说明,破除“唯论文”是解决当前纷繁复杂、千头万绪的科研评价问题的关键一环,而想要破除“唯论文”,首先要抓住并解决的就是“SCI至上”这个“牛鼻子”。从这个角度说,此次教育部、科技部发布的两个文件可谓是切中要害,釜底抽薪,是从根部消解学术积弊,深化科研评价体系改革的组合拳和“撒手锏”。图片来源:新华社02
破除“SCI至上”带来了什么机遇?
重塑科研人员的发展观一个国家的科技实力最终还是由科研人才的创造性工作决定的。破除“SCI至上”,可以将科研人员从单纯的量化考核中解放出来,鼓励他们摒弃短视行为和功利主义而看重长期发展,重塑科研人员的发展观,使其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十年磨一剑”,在此基础上敢于提出新理论、开辟新领域、探寻新路径,不畏挫折、敢于试错,在独创独有上下功夫,在解决受制于人的重大瓶颈问题上强化担当作为。倒逼学术生态的重构科研发展与学术生态相辅相成,互为表里,“SCI崇拜”造成的浮躁、功利的学术风气就会在科研层面演化为“论文数字竞赛”。教育部、科技部的两个重磅文件中提出了关于SCI论文使用的负面清单、加强论文发表支出管理、完善同行评议、强化分类考核评价导向、实行论文代表作制度等。一旦釜底抽薪,切实按照负面清单来执行,必然造成一定时间的“空洞效应”,倒逼学术生态进行重构。这个过程既是高等学校、科研院所探索符合国情校情的学术、科研评价体系的窗口期,也是净化学术风气,优化学术生态以及观察SCI缺位核心指标后评价体系运转情况的好机会,用以补位的同行评议、论文代表作制度表现如何也可拭目以待。国内科技期刊要自强中国要成为一个以科技创新驱动为发展模式的大国、强国,作为国际通行科研成果发布的终端——学术期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长期以来,大多数国内科技期刊长期被排除于以英文为主流语言的SCI期刊之外,发展举步维艰,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SCI相关指标的趋势下,我们国家最优秀的科研成果论文都流向了国外期刊,没有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国内学术期刊就成为无源之水,难以为继,更谈不上聚集效应。加强论文发表支出管理之后,不允许使用国家科技计划项目专项资金奖励论文发表,不允许将论文发表数量、影响因子等与奖励奖金挂钩。对基础研究类科技活动推行论文评价代表作制度,其中国内科技期刊论文原则上不少于1/3……这些新规配合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都将成为这一轮国内期刊崛起的“强心针”。需要指出的是,国内科技期刊要补的“课”还很多,政策给力固然可喜,但打铁更需自身硬,经济领域光伏发电、新能源汽车补贴的前车之鉴犹在,千万别把好经给唱歪了。图片来源:新华社03
“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
中国的学术与科研自改革开放后才大规模发展,前后只有几十年的时间,科研评价体系基本上都是“舶来品”。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从领导说了算,到数SCI论文,到高影响因子再到ESI,这30多年来我们的评价体系的发展和“进化”从来没有停止过,充分体现了中国科研领域与时俱进、求新求变的生命力,正是这个“量变”过程将中国科技带到了今天这个地步,成绩有目共睹,功劳不容抹煞。所以我更愿意将目前的改变称之为“蝶变”阶段,与生产关系不适应生产力必须进行主动或者被动调整类似,是目前的评价体系已经束缚了中国科研的发展和人才的涌现,尤其不匹配我们从科技大国往科技强国迈进的步伐,是变亦变,不变亦变的历史必然。我们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要建设符合中国国情和科学规律,充分激发科研、学术人才的主观性、积极性和创造力,具有中国特色的新型科研评价体系,这个过程将异常艰难,迈入“深水区”的评价体系改革既没有现成的模式可学,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又不能故步自封,与世界科技评价模式脱节,应该说,破除“SCI至上”是中国特色科研评价体系建设迈出的“万里长征第一步”,今后的工作会更艰辛,也会更伟大!我们既不能有“车到山前必有路”的轻忽,也要做好前方道路荆棘密布的心理准备,任何初衷良好的政策要取得理想效果,还需要将政策文件的精神和举措进行扎实有效地贯彻落实。

来源:矿山建设网
编辑:吴 玥
监制:赵 鹏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第一SCI网 » 破除SCI崇拜,中国期刊的美好明天即将到来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