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倒SCI,教师喜洋洋

打倒SCI,教师喜洋洋?

最近下班,发现媳妇有点愁眉苦脸,心情时好时坏,偶尔还会断崖式下跌。本以为前段时间我接连三次发高烧,她担心我,感动得不要不要的。但仔细一探究,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顿感心里哇凉哇凉的。但媳妇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咱也得关心啊!愁啥呀?原来最近国家两部委发文破除论文“SCI至上”(SCI即Science Citation Index,科学引文索引,是国内外广泛使用的科技文献索引系统),那被引次数、高被引论文、影响因子、ESI排名等,会不会统统的不要,老师搞科研还追求点啥。
想想也是。媳妇对高水平的SCI论文那还是十分看重的。记得她评职称,我给她支“高招”,让她不要那么辛苦,把不同层次的论文组合一下,尽快评上算了。但她很不屑,说我拿她的学术声誉开玩笑。于是乎,她干起了”5 2″、“白加黑”,周六保证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证,每篇文章都尽心使力、精雕细琢,硬生生花了好几年才评上副教授。而她的同学,科研水平不见得比她强,已经快问鼎教授“宝座”了。现在,一夜间她追求的东西突然不是那么重要了,这就像有人告诉李莫愁,《玉女心经》就是一团废纸,有人告诉欧阳锋,武林早已解散了,趁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人生都坍塌了,怎一个愁字了得。

媳妇都服务不好,何以服务天下。好歹咱也在教育系统干了十几年,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这事,值得说道说道。于是乎,咱去网上看了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评论已成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过去很多人匍匐在地、顶礼膜拜的“SCI大神”,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一些评论更是将其踢翻在地,踹上几脚,还吐了几口唾沫。好嗨哟!

有大咖说,SCI成了Stupid Chinese Idea(咱的英语是体育老师教的,查了半天,好像可以翻译成“中国人愚蠢的想法”)。也有大咖说,SCI搞得中国科研人员贫于创新、贫于思想!总之一句话,这厮良心大大的坏,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真可谓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死宝宝了。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但冷静下来想想,事情果真如此吗?用犬子最近挂在嘴边的一句英文,No No No。

说句公道话,SCI作为科技评价工具引入中国,对推动中国科技发展,功劳还是很大的。但目前我们的科研评价过度倚重SCI也是不争的事实,以发表SCI论文数量、高影响因子论文、高被引论文为根本目标大成燎原之势。有些人更是为了发SCI论文无所不用其极、丑态百出。一个“唯”字,给中国的科研生态带来的伤害可不小。因此,破除“SCI至上”,成了社会普遍的呼吁。这次两部委文件的出台,可谓正当其时,向“论文挂帅”、“SCI至上”的顽瘴痼疾下了一剂猛药,顿时感觉空气中弥漫着万籁精华。那咋个破法呢?我们破“唯”,就是要明确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技术创新等的不同标准,不能让论文特别是SCI论文成为获取资源的敲门砖、成为畅通无阻的通行证、成为弄虚作假的护身符。我们破“唯”,就是既要提升“钱”变成“纸”的质量,又要提升“纸”变成“钱”的能力,更加突出科研成果的价值、影响、创新质量和贡献,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君不见,钟南山院士发表SCI论文百余篇,但国人铭记的,是他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成为无双国士;袁隆平院士发表SCI论文60多篇,但感动中国、感动世界的,是他解决了很多人的吃饭问题。当然,凡事不能走极端,不能把洗澡水倒掉的同时,把孩子也倒掉了。不能因为有人偷盗发家,你就否定勤劳致富。不能因为“道不同”,你就不好好走路。破除唯论文不是不要论文,破除“SCI至上”也不是不要SCI。咱打开天窗说亮话,论文是衡量学术成就和科研成果的重要依据,SCI是各国广泛采用的一项学术评价的重要参考指标。特别就SCI,无论你爱与不爱,你念与不念,你用与不用,它都在那里,不舍不弃,忠贞不渝。正如有学者所言,不应在方向上完全否定,在应用中完全放弃。有人说,不以中文为载体、不以中华文化为内核的中国科技,实际上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爱需要很大的勇气,说这话需要更大的勇气。我们的确要反对搞西方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整中文论文低人一等那一套。但也要学会“讲两句话”,不能因噎废食,走向反面。不管怎么改,有一条咱还得坚持,就是要鼓励中国学者在国际学术界发出中国声音,咱可不能自绝于世界。 在下深以为,破除“唯论文”、“SCI至上”,从根本上讲是政府部门刀刃向内的自我革命,对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是一场重大考验,必须大力推进教育简政放权。打破一个旧世界难,建设一个新世界更难。要大胆地“破”,也要更好地“立”。这次文件的出台,提出了很多“硬核”举措,但要真正落到实处,让老师们真正走心、感到舒心,还要付出更大的努力。以我多年的工作经验,这事”太南了”,还真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之前的评价体系尽管问题重重,但因为偏数量的评价,所以可操作,老师们还可预期(我当年拟写工作汇报的时候,科学研究成绩可以讲得头头是道,因为量化指标比较多;人才培养质量很多是质性评价,每次写汇报都要愁掉好几根头发,以至于现在发际线经常遥望天际线)。道路千万条,公平第一条。现在,量化考核弱化后,老师们关心的,还是如何体现公平公正,毕竟学术圈的风气,你懂的。老师们的所思所想所盼,改革推进者还是要高度关注的,我们就一起期待更多针对性强、操作性强的实招硬招吧。So,破除“SCI至上”是正确的,但也是艰难的,路漫漫其修远兮,且行且珍重吧!(本文图片来自新华网、新民网、南方 、青塔等)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第一SCI网 » 打倒SCI,教师喜洋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